【all翔】困乏

民国军阀ABO。

新开的文。

乱写一气,

看着乐呵乐呵吧。

---

孙翔打小就被村里人称为瓜娃子。


一出生也不哭也不闹。


只是看着有点傻不愣登。


一家子这可急坏了。年纪半百好不容易得一子啊,全家人还指望着他养家糊口啊。


到头来还是个二狗。老丈人当场晕了。


瞧他现在,年近十有八,到还是个人模人样,脑子还转得过弯来。


“孙翔,来来来滚个坑。”灰头土脸的一帮小鸡巴蛋就喜欢逗他。


“滚。”


一陌生男的。


哎呦喂,这又是哪家大少来我们村观摩参观咯。搞不好还能捞一把挣点儿食吃。


带头一小孩牛气冲冲,撩了把前帘头发,似是郑重地整整领子,捻了片叶子扔嘴里嚼吧嚼吧。


“这爷,来我们这垃圾堆干啥啊,要不要小老弟给带个路?”身微倾朝门前鞠了一躬,还真有点礼仪小姐的样子。


屋里没出声。


奇了怪了,这位爷还真够犟。


皮鞋刮着地,带来柴油机一股味。“你跟孙翔什么关系。”抬头一瞧,哇呀吓死个人。


脑一热,小鸡巴一抖。


尿了。


阔少挑着个眉,手一挑打火机点着火。一甩,盖磕着地,齿轮吱呀的叫了一声。


烟圈打着波,呛得孩子们喘不来气。


“我说,”抵着脑袋的..是枪管吗?“你还要命吗。”


“哎哟我去大清早这弄啥嘞?”男声。


“你大爷。”孙哲平退了几步在门前站好,叼着个烟抖着个腿,不知的还以为打哪儿来了个土匪头子,这让后面的一帮人看着怪难为情。“老大这是要干啥..”“对啊来这破地方...”


“.......”风吹得树叶飒飒响,急促的脚步声伴着拖沓的不合脚的老布鞋,头发黄不拉几一男的站门口直愣。


“操你妈?!哥你咋回来了?”台阶上扑下来直接扎人怀里,劲真不小。


“这不,想你了。”拍了拍人背,揽了一把肩就直接抱进屋。“诶我操哥??”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