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里云里,云里雾里。

八点,莫尔道嘎的天。

【+x】霸道烫头师傅爱上我·中

*村口烫头技术极好却给自己整不好头发从小面瘫 的谷师傅x镇上家家户户知晓师奶杀手有祖传秘方的老中医伍
*脑洞清奇,画风带有浓浓的乡土味儿,哗啦啦的草香扑面而来
*超短篇,主+x,这章有一小点磊嘉,番外蛋木,其余少年客串
*哈哈哈哈哈哈哈好烦啊我在写什么

6.5
谷嘉诚一行四人大摇大摆在街上逛悠,手里一人拿着一个大棒子
本来应该惊恐的跑开的街上人却一脸嫌弃,两三个凑一堆窃窃私语
谷嘉诚还是一副面瘫脸,心理戏可足了
“我靠他们为什么要看我,难道我的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不谙世事独具一格的魅力被他们发现了,心里还有点小紧张呢”
“那有两个小mm,我要不要过去搭讪一下,不可以我娃儿还在旁边呢我得做出表率是不,还有我那心心念念的妻儿。我的心好痛身好冷,我的泪随风逝去,爱人你在哪里”
凡磊嘉三人默默退后,跑去一小胡同偷摸地打牌

他们不想有一个裸着上半身下半身只穿一条三角草莓裤衩手里还拿着一条木棍神气烘烘的心里os特别苏的爸爸!!!

7
韩沐伯一早起来又是懵逼的
不是因为腰又扭了
你能想象一早起来有四个人穿的整齐带着墨镜堵门吗

不过都好帅啊啊啊啊
大伯的少女心blingbling的闪着光

“咳…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吗”
为首一小孩儿整了整衣领,轻轻用手捻下墨镜,露出了惊天地泣鬼神上天下地无所不能的
大眼睛
嘿嘿嘿好软啊,大伯心里打起了小九九
咳素质素质,我不能娈童。
“镇长伯伯,你好,我们是来向你提亲的”
“去你妈的”
韩沐伯忍无可忍爆了脏话
为什么呢?是因为这小孩儿一上来就犯了禁忌
1.不能说他老,叫他大伯也不行
2.单身狗的愤怒

眼瞧着焉栩嘉听到这话后眼神迷离神色微悲伤,忍无可忍无需再忍的大哭起来
赵磊男友力max的一把将ziazia扯入怀里,抚着他的背弯下腰淡淡的说
“乖,谁欺负我嘉嘉了”说完还瞪韩沐伯一眼
沐沐很悲伤,凭什么不仅莫名其妙的来了一堆人说什么要提亲还有两条恩爱狗?

焉栩嘉向后面郭子凡做了个手势
plan A失败
郭子凡点点头示意接受到了信息,转身向一直坐在后面一言不发的谷嘉诚鞠了一躬,此时的谷嘉诚如果用了磊磊的黑白滤镜
嘿,你瞧!哪家又死人了啊!
这可把我们的老干部看尴尬了,这一股父皇儿臣要征战沙场的蜜汁感觉从where来?
“你,就是你,把我们亲亲可爱日日思念的母亲交出来!”

你母亲谁啊

韩沐伯觉得这小孩儿有点眼熟
难不成……
是那天偷看我洗澡的那个小屁孩儿???
不对哦,那个人长得跟我差不多高,不过看他
“你好矮哦”
完了完了一顺口就说出来了
于是沐沐又一次亲眼见证了一脸正直庄严肃穆的孩子大哭得像个婴儿
于是沐沐又一次亲眼见证了哭哭啼啼的孩子被一把捞走抱在怀里
excuse me?今天是情人节吗有必要这么虐我吗?
于是沐沐又一次亲眼见证了后面的男人拍了拍小孩儿的后背,轻轻抚了头弯下腰淡淡的说
“儿子,太怂了”
……?
……??
嘿……?我是不是猜错了什么?
原来这是个鬼父啊。
伯伯你今天是不是问题boy,问号那么多
郭子凡含着哭腔含着泪,一脸不情(ao)愿(jiao)的说
“郭子凡两米八!”
唉,这娃没救了,有妄想症。
谷嘉诚一把抓起还沉浸在可惜之中的韩沐伯的衣领压在墙上,单脚踹在两腿之间的空处,霸道总裁似的目光聚集在韩沐伯眼睛处,挑了挑眉
“交出来。”
“……啥”
“交出来”
“…………”
一道清脆的开门声打破了两人之间的尴尬局面
“韩沐伯你走的也够急的是不是要去抢亲啊连药都没拿,喏我给你放桌子上了啊,那么大个人了也不知道锁门一踹门就开了”
我们可爱的傻白甜小公举终于闪亮登场!
偏过头这么一瞧,正好看到韩沐伯和谷嘉诚的惺惺相惜
“诶哟我去,你们这是在玩壁咚吗,不过你看看你韩沐伯被一个比你矮的人咚了你害不害臊啊”
韩沐伯心好累,伍嘉成你的注意点是被狗吃了吗
谷嘉诚心好累,媳妇儿你这么黑我身高真的okay吗

8
当谷嘉诚转过身来的那一刻,伍嘉成懵逼了
谷嘉诚看到他的这一反应以为他记起了从前的点点滴滴
伍嘉成却吓得大叫起来
这不就是那个家喻户晓人尽皆知的村口王师傅的旗下徒弟吗???
你问他怎么知道
看到这光鲜亮丽明显是吃多兔头长出来的头发了呗

8.5
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庙里有个王师傅和他的小徒弟
小徒弟学业有精准备辞师下山
而师傅却将他拦住
给了他一张卡,上面写着
燃少镇兔头专卖店终身免费vip卡
小徒弟感动的热泪盈眶,拿了卡转身就往山下冲,去到那个有着传(mian)奇(fei)色(tu)彩(tou)的燃少镇

一下山,小徒弟就蒙了
他从小是在山上长大的没见过世面,也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娃娃
浓眉大眼,小鼻子小嘴
可唯一的缺点就是,比包青天还黑
这让他记忆深刻,并在心中许诺,将来一定要娶她为妻
没错就是她
因为小徒弟的世界里面只有他和师傅两个人是男人,有神圣无比的小jj
啊,我的黑黑女神,等着我
然后他就屁颠屁颠的跑了去吃兔头
兔头在手,天下我有!

这就是两人之间的点点滴滴

这有个屁的点点滴滴!!

【+x】霸道烫头师傅爱上我·上(1-6,内含2.5)

*村口烫头技术极好却给自己整不好头发从小面瘫 的谷师傅x镇上家家户户知晓师奶杀手有祖传秘方的老中医伍
*脑洞清奇,画风带有浓浓的乡土味儿,哗啦啦的草香扑面而来
*超短篇,主+x,番外蛋木,其余少年客串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磊磊就一句话,打上tag吧(´°̥̥̥̥̥̥̥̥ω°̥̥̥̥̥̥̥̥`)

1
韩沐伯是燃少镇历来最年轻的镇长,才20有余
这也让许多人抱有猜忌和不屑
而老干部从小受到的教育便是:
为共产主义而奋斗,为民族计划生育而作出伟大的贡献!
自然各种脏活累活都抢着做
活生生的,把年轻人的英朗身体熬成了老八十岁的小老头
他自己却不以为然,并一心向着革命事业
是的!这是党赋予我的使命我必须完成!

清早是最好的锻炼时间
太阳刚刚朦朦胧胧的睁开眼,就看见一穿着黑绒大袄面相清秀的年轻人一手扶着院里的桌子,一手扶着腰
嘿♂嘿♂嘿
太阳他污了

事实上呢?
老干部早上起床伸懒腰把腰给抻闪了

2
于是他去拜访了村里有名的老中医
一到门口,就被一大群大爷大妈挤不开身
没错,我们的老中医可是人称爷奶杀手
韩沐伯仰天长啸,壮怀激烈
啊!这个看脸的世界!

利用特务职权,韩沐伯成功得到了中医的宠幸
“嘉成啊来来来,帮我看看我腰——诶哟疼”
一双小黑手摁着老干部的嫩腰,上下搓揉
见到他脸色潮红,中医小嘴一翘
bia地贴上了一块死膏皮药
“你看看你你看看你,从小时候到现在就这么让人不省心,还好我家里是祖传中医不然你以后怎么疼死的都不知道,你这身体可得好好养养了,不过你这样竟然还有腹肌真是不科学——咋练得啊,我也想练”
小猫嘴絮絮叨叨地倒个不停
没错,这位老中医便是伍嘉成
其实他也跟镇长差不多大,只是凭着家里祖祖辈辈传的手艺才被称为老中医
嘉成和沐伯从小便是熟识,而且也只有沐伯能够忍受他的唠叨,两个人互补的性格使两个人仿佛对视就能一眼道穿心思似的

“嘉成啊,真是谢谢你了”
“谢啥谢,从破裤兜都穿过来啦,这点小事儿无足挂齿,对了你盯着我的手干什么难道我的手怎么了吗,不会啊我身体好着呢”
“哦没事”
“只是你又黑了,手最明显,跟个烤乳猪蹄一样”

“韩沐伯!!!”

2.5
伍嘉成自打一生下来就被家里人宠着护着
到也不是因为就他这一个独子
只是他一生下来的时候也不哭也不闹,见了家人就一脸正气凛然
家里人请了村里的大神来帮忙占卜
“啊妈咪妈咪哄!”
念出了一串鸟都听懵逼的咒语后,盯着还在襁褓里哭哭啼啼的伍嘉成,眼中大放异彩
“啊这这这——”

“这是包公转世啊!!”
自然也跟包公一般黑咯

3
正在两人唇枪舌战之间,一束凛光突然刺向眼前
伍嘉成以为是那些小粉丝儿赶紧跑过去想要阻挡上门
只见一个十五六岁小娃哭哭啼啼抱住小伍大腿
韩沐伯呆了,这年头就有抱大腿的了
伍嘉成也呆了,我大腿是不是也黑的明显啊不对我穿的是长裤他看不到

但那小娃一抱大腿,二含泪水,三饱情意的大肆喧吼

“娘!!俺老爹又欺负我咧,你要为ne做主!!中不中啊!!”
伍嘉成一脸懵比
韩沐伯却像是个明白人
“哦,伍嘉成你未婚先孕违反国家政策!!”

4
这小娃一路跑过来汗液夹背,满脸金黄
伍嘉成一眼就看穿了
“嘿嘿嘿你是油性皮肤吧,油性皮肤记得要用爽肤水什么的,多洗脸”
郭子凡表示听不懂
果然尴尬场面还是让大伯出面吧

“你叫撒子名字哇”
“郭子凡”
“我的妈呀!!!”
韩沐伯表示他只是突然想说这句话,不知道为什么
郭子凡想着回家老父亲磊磊嘉嘉还等着我三缺一
伍嘉成呢
早就耐不住性子出去找鸡说话了

5
郭子凡被镇长和老中医可爱又可敬的面孔惊赦到
匆匆撂下了话就赶紧回家打麻将了
伍嘉成和韩沐伯聊几句也散了
就没人想起叫娘的事儿了吗?
就没人关心为什么要来吗?
还有那个老父亲到底是何方神圣??

是的,没人关心

6
“我方才让你转达的话说了吗?”
“是的父上”
“他……什么反应”
“未婚先孕”

谷嘉诚的内心是崩溃的
嘉成,你忘了咱们在大明湖畔下的一纸婚约了吗?
你忘了咱们的亲亲宝贝了吗?
你忘了我吗?
你忘了临别时的一吻了吗?

“父上不必惊慌,我得知母上与镇长关系密切,要不如……”一句话转八个音调,听得也是够累,不过帅就好拉(。
“你懂得”

【燃少同人】13天(全员死亡向注意)

*各种注意请看楔子
*想着是友情向结果一下笔咋就不对了,不管了不管了就是友情向
*结尾画风不对
*这只是第一幕的上篇,下篇存粮继续干


第一天·上
“焉栩嘉死了!!”
郭子凡不顾形象地大声嘶吼,声带颤抖猛地有点微微破茧,平时人为称道的傲娇宝宝也蒙上了一层灰色,眼球通红头发炸裂,在监控下看得瘆人

剩下的九位兄弟却像个没事人一样,虽然依稀带有留下的泪痕和微涨的双目、泛红的双颊,还有刚才离别时依依不舍的悲伤情绪

突兀的嘶吼声打破了化妆间的平静,率先回房休憩的郭子凡再一次出现在众人中间,带着一股不易察觉的血腥味

可其他人没注意到这一切,只是当这个孩子悲伤的出现幻觉

“凡凡啊咱不闹,大家都很累了,我知道嘉嘉死了很难过但也不必要开这么恶劣的玩笑是不是呀?走吧走吧明天还要训练。”
“小伍我没瞎说!你不信去我们房间看看!”
“…………难道凡凡你准备了什么惊喜给我们?啊呀你不早说,走啦走啦。”

上一秒还眼睛哭的肿肿的爱哭boy,下一秒就变成了好奇心泛滥脑洞大开boy。

“不是我说的是……”“嘉成别去。”

意料之外的嗓音打破了这两人的熙熙攘攘,伍嘉成有些奇怪的看着埋下头摆弄着手机挂绳的谷嘉诚突然抽出手拉住他,这力道束缚的惊人

他怎么了?

被打断话的子凡也没有细想老谷的作为,一心只想证实自己的话,二话不说硬拉着伍嘉成往外走,脚下一个踉跄,跌倒在一只横栏着的大腿前

谷嘉诚还是那副面瘫脸,脚下却不饶人,紧盯着两人相挽着的手,脸上泛出一丝银白,紧绷着的嘴唇有些发紫

伍嘉成看出了他的不对劲,转头跟郭子凡说了声抱歉,丢下了他的手,慢慢搀扶着谷嘉诚回到了房间

后来他才知道,谷嘉诚自小烙下的胃病又出来面世了

身后按上了一张手,郭子凡还在嘉成兄弟各种不正常的行为里久久回味,温热的气息扑在他耳廓,瘙痒地由浅入深随淡及红。

“凡凡怎么了呀?我刚才听你说嘉嘉死了?不会吧!”

软软耨耨的小奶声让他先是从黑暗的深渊里呻吟用力,扒住那一丝星光向上爬,随而是一种酥痒的快感,由心而发

他摇了摇头摆脱夏之光的骚扰,转身瞥到了其他少年跃跃欲试的八卦眼神,郭子凡有些恼,一把绷紧双臂使劲推夏之光,后者依着他的性子迈着大步子随波逐流

郭子凡倒着步伐到宿舍门口,漫来一股渗入人心的腐尸味,夏之光心下一颤,急忙用手捂住口鼻挡着这股恶臭击垮呼吸

“凡凡……里面真的是嘉嘉的尸体吗?”声音油然而发的颤抖,偷瞄了眼旁边的他,而郭子凡只是轻皱了皱好看的弯眉并无太大反应

孩子啊,有时候就是细腻的不得了

夏之光心头突然飘过了一个自己都意想不到的答案,这让他重新审视了身旁这位看似处事不惊的男孩儿

这人,肯定是死了,但为什么郭子凡却感觉很平常?
会不会是他杀的??!

但很快自我矛盾地否认了这种低级想法,主观臆断地像是安慰自己,不断否认这个观点

反观郭子凡,表面平淡如水表情如常,但手中早已握住了滔滔江水,湿漉漉的感觉直观的反应内心的恐慌与不安

“光光,你相信我就打开门吧。”
不同于一开始面对现实的崩溃嚎叫,此时的他像个成年人一样果断下令,声线确有一丝波澜起伏也是在所难免

夏之光跺了跺脚壮了壮胆,用手攀上了铁制的把头,顺着线形描摹轮廓,冰凉的触感使人浮想联翩,不禁让人信叹尸体在内活人在外的寒意

霎的,整座楼黑下脸,只依稀月光淡薄残存

夏之光心中本就紧张万分,断电的一刹那,黑暗仿佛百万电压附着在把头上,吓得大男人畏畏缩缩,一屁股当了地上蹲,咣的抱子凡大腿,反看郭子凡也是一脸懵比,像个木头人似的冻结这时间

从化妆间里陆陆续续的踏着步点走过来的兄弟们,一拥而上的找手电筒;隔壁房间里的小伍也急急忙忙跑出来,拿着手机当手电筒,带来一片光明。

大家不约而同的瞅着站在宿舍门口纠结着不敢进去的两人,还做着诡异的姿势

彭楚粤对俩熊孩子也是没辙,伸了个懒腰张罗着红队的人回去睡觉,离开之前意味深长地拍了拍伍嘉成的臂膀,伍嘉成反应过来也只是相视一笑并没有什么异常。

“光哥,走吧,回去睡觉。”“好吧泽希,凡凡我先走了!”
有些迫不及待地离开这个鬼地方,手足无措的在地上打了个鲤鱼翻滚,再好似富有歉意地微微一笑,撂下郭子凡一个人面对公墓。

怕就直说吗,还大男人。韩沐伯站在一旁观看了全过程。

赵磊是最后一个从化妆间出来的,正好也赶上了电力修复,看着这僵化的局面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只是上前拍了拍郭子凡的肩

郭子凡猛地想到里面还有焉栩嘉的尸体,“等等先别走!焉栩嘉的尸体在宿舍里!”边说边着急的开门证实自己的说法,却换来一声叹息

“凡凡别闹了,玩了一天了,拿生命开玩笑不礼貌。”
“什么啊?!明明就在里面啊!!你看还有血……”

偏过头指向原本有一大滩浓红血色的地板,上面偏躺着一位熟悉人的脸孔,微微提颊且双目禁闭,没了气隙,还漫着一股浓浓的腐尸味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哎哟,郭子凡我的妈呀,那不是嘉嘉的小黄人大眼萌吗!!”
“嘉爷进化成究极体了?”
“嘉嘉呢,这么重要的玩偶他怎么不带走啊。”

郭子凡被这三个人说的有点懵圈,转过头一看,原本血腥暴力的场面只是迷你玩偶趴踢?!剩下的气味里,腐烂的恶臭悄然殆尽,是被什么所禁锢。

“不对啊我明明……”
“好了好了凡凡你已经赢了,成功逗笑我们所有人。”

谷嘉诚从厕所复活点出来看到的就是四个人围着小王子的房间指指点点,脸上还是万年不变的面瘫脸心里却百般滋味。

“你们干啥呢?”“老谷你看,凡凡说小黄人是嘉嘉的尸体哦好不好玩哈哈哈哈!”

郭子凡感受到了一个锐利的眼刀刺破脸颊,伤口裂合在风火中

只是错觉吧,他想。

今天的一切,也都是错觉吧,他想。



后记:猴着急前几天一直刷选票就没肝,不过还是取得了满意的成绩♡x fire叉烧横空出世!
这篇感觉写的不是特别好轻点打脸,特别祝大家新年快乐!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炸成烟花

卤蛋一颗五十块:

boom!!!炸成烟花!

每天都在看我头像的毛毛: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有不管穿什么都这么可爱的男孩子,小伍娶我!谷霸霸果然是卖肉担当😂

【燃少同人】13天 (全员死亡向注意)

*请勿上升到真人,lo主绝对是粉不是黑
*平行世界,第六场结束设定
*微惊悚,悬疑主,私设多
*死亡描写多,有错误请指教
*不打cptag
*最后,全员死亡向
员死亡向
死亡向
不喜就点叉,但也请尊重脑洞,不举报乖
*打个楔子看看反响


楔子

“我们宣布,他的名字是”
“焉栩嘉。”

台上泛起一股不寻常的气氛,这位往常笑着称自己为嘉爷的孩子,大家也还是记起他只有15岁,再大的压力如同崇山峻岭压弯了他的脊背,扣折了后颈。 他再也笑不出来了,散发着一股孩子气的身子深深地向帮助他过的人鞠了一躬,向往常并肩作战的队友鞠了一躬,面对着镜头,咬咬下唇欲言又止。

白队的少年们,红队的少年们,两队的掌门人此刻心中千百般滋味。

或许早已知道了本次的剧本,但还是不愿意相信,赵磊的鼻尖哭的淡了红,和伍嘉成死抠在一起,双手同他主人的心情一样纠结紧缠,更多的还是悲伤。谷嘉诚顾不上面瘫脸,低沉下头,在韩沐伯身旁轻揉着眼泪。郭子凡一把拦过他抓着麦克风的手,深压着汹涌而出的泪泉,像个初生婴儿一样哭泣着发泄情感。

红队的孩子们同白队一样,哭红了双眼,为这位懵懂面世的初中生给予最真挚的,最悲伤的祝福。

他,退出了这个舞台。

离开总归是好的,总归是难过的,总归是人生的一段难忘回忆,可离开后的日子是怎么样无人可知,可怕的不是无知。

是人内心的黑暗。


焉栩嘉一路小跑回了自己宿舍,在台上大哭过后的他环顾了这片再熟知不过的小空间,充盈着小王子们一幕一幕的温馨回忆。

他把自己所主宰的照片收回,放在手中轻轻摩挲。

门外传来一声闷呼,伴随着木门关节的咔哒声,在焉栩嘉面前投下一片黑影,很帅气的面孔,细着看却有一股说不上来的戾气。

或是被这压迫惊了神,焉栩嘉有些迷茫的收回了手,像只木偶一样小心翼翼地扳动自己的脖关节,在看到身前人的一刻只是舒展舒展自己的脸颊,露出了甜蜜的笑容。

“嘿,你来啦。”
“……”



在失去了亲密的挚友后,郭子凡有些没精打采的回了宿舍。他不想开灯,他只想自己一个人埋头静静。这位平常傲娇的孩子也终是长大了。

他翘起了脚,嘴里哼着曲儿。踢到了一大块硬梆梆的大东西。月光透过窗子,地板反射的光照在湿漉漉的一片上,似是有水。

……我见鬼了?

抱着这种心态,郭子凡一走颤三步磕磕绊绊地绕着墙边,手指磨着墙上朴素的螺纹画着十字,指尖汇聚力量拧成一根线,伴随着由暗到亮的光束,他清楚的看到了——

本该远离这里的焉栩嘉带着微笑看着他,脖子被连根切断,只剩头颅被遗弃在湿漉漉的沾血的地板上。

身后用留下来的血作了一个立体涂鸦。


一个大写的o.n.e



郭子凡一股气顶住肺腑,不敢轻轻出声,这个孩子一晚上受到了两个足以改变他人生的刺激:一个让他成长,一个让他从心底油然而生的恐惧。

他被吓得煞白了脸,冷汗从额头顺着脸线滑落,子凡有些急迫的扯开房门出去嘶声裂肺的吼叫如同野兽发了疯。


“焉栩嘉死了!!!!”
“焉栩嘉死了!!!!”





后记:文笔不好,多提意见,私心开了个脑洞,里面cp的话我也不知道写啥,如果喜欢的话我会在番外里写cp梗,这章红队少年没怎么出场,放心不是偏心只是剧情需要,顺便,嘉嘉我是爱你的呜呜呜呜呜,具体的死亡细节下章会写出来,大家可以猜猜是谁下的小黑手
只打出来嘉嘉和子凡的tag,还有白队和红队的整体tag,免得招黑
just all

【all翔】说的不行就用强⑤


“两个裸露的大diao在街上走着,然后碰到了一起,擦出了爱情的火花”
“他们都被赋予了一个神奇的名字,是他们的母亲起早贪黑呕心沥血不孚众望在万千众生中都难得一见的名字——”
“没头脑和不高兴!”



看到这句,孙翔把手机一抖摔到了地面上

地毯轻柔的将它搂在自己怀里,用身体接下了它粉嫩嫩的小拳头,抱在怀里轻吻





炸呼呼的抚摸着自己全身,啊突然觉得好热好热,我是不是被下了药

还是说

我和唐昊真的是大几把!!!

孙翔不敢往下想。

他把手机从地毯的怀抱里拉出来,翻到通讯录里,给可爱的副队江波涛打电话

地毯宝宝不开心了
地毯宝宝有小情绪了
地毯宝宝玻璃心了!!
宝宝不开心但我不说


“江波涛!我发现我是个大diao!!怎么办怎么办,哦对你告诉队长我现在和唐昊在外面酒店不用担心。”
“你刚才说什么?”
江波涛在电话另一头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这熊孩子真是操碎了心...唉
“我说!我是大几把!!你可是jb套啊你肯定知道我怎么一直变成人形吧!”
“哦⋯⋯”
于是江波涛把电话挂了。
他深深担心再和孙翔聊下去自己的智商会被拉低。

“我靠孙翔你是大几把!!”
从浴室里出来的唐昊整个人都不好了

原来他喜欢了两年的人竟然是个赤裸裸的光滑的diao



唐昊为此深深地担心
他们以后怎么过上幸福的生活
他怎么说服父亲母亲
最重要的是

他有没有菊花啊。


于是唐昊二话不说把孙翔裤子拔下来,捅了捅后面的小xue

孙翔的身子猛的颤抖

孙翔,上吧,用你男人的尊严击倒他!



可还没等孙翔的胳膊勾到孙翔自己先一头栽下去了
悲伤辣么大


于是转眼间两人从对峙谁也不让谁变成了孙翔依偎在唐昊怀里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唐昊此时也是抱的美人归心里痒痒的

“唐昊你不用再装了,我都知道了”
空气中悠然飘过来孙翔的叮咛声
糖糕心里紧张起来
他知道什么,他难道已经察觉我喜欢他吗
不会吧孙翔是那么的傻⋯⋯⋯⋯⋯⋯
肯定是我戏没演好,我应该多上几天课外班的,唉:-(

唐昊心里小九九打的挺好


“你也是个大diao化成人形了对不对!”

唐昊表示,他高估了孙翔的智商
原来他喜欢玩角色扮演!
为了迎合他,唐昊气沉丹田屏气凝神


“对呀你咋知道的!”

【抱歉占tag】50粉点文

小透明能到50粉 开心
既不高产也文笔不好

总之还会继续操羊习习的
20热度写段子
30热度写新坑
40热度更《说的不行就用强》好吧虽然今天打算更的
50热度写ABO
60热度写任意关于孙翔cp的肉
70热度写国家队x孙翔
80热度写all翔肉 all的话你懂
90热度...估计连20都到不了 90热度写啥都行 你们说多少写多少
100热度 够了我不干了
哇的哭出了声
还会努力的
为了孙翔


饱含爱意 裤裆藏雷留.